• 大河潮涌铸梦人

    ——记河南省首届科技功臣、黄河小浪底水利枢纽设计总工程师林秀山

    来源:党委办公室    发布日期:2009-10-7    

    大河滔滔,魂梦悠悠。

    在黄河最后一段峡谷的出口处,在控制黄河水沙的关键部位,一座横空出世的大坝巍然耸立,化滔天浪为陧槃水。这就是举世瞩目的黄河小浪底水利枢纽,一座治黄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工程。

    200947日,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顺利通过由国家发展改革委、水利部共同主持的竣工验收。这标志着工程当初确定的防洪、防凌、减淤,兼顾供水、灌溉、发电等目标已经基本实现,工程已具备了正式竣工验收条件。

    此时此刻,站在小浪底大坝上,望着一库清水,林秀山这位与黄河打了一辈子交道的治黄专家,心潮起伏,感慨良多。作为小浪底工程设计总工程师,他主持了工程从初步设计以来各阶段的设计工作,经历了小浪底工程由蓝图变为现实的全过程。可以说,小浪底这件独具匠心的建筑精品凝结了他的全部梦想。

    参加高考,所报四个志愿中有三个是水利专业,他梦想当一名优秀的工程师

    林秀山1939年出生在太原市一个贫穷的工人家庭。旧社会的生活至今仍使林秀山难以忘记,日本帝国主义的入侵,国民党反动统治的腐败,使得民不聊生。作为小工人的父亲在努力而勉强地支撑着这个家庭,为生活所迫林秀山也不得不中途辍学进了难童工厂,也曾沿街叫卖。那时对他来说,13岁小学未毕业就进厂当童工的哥哥似乎就是他的样板,他不敢奢望能当工程师。

    解放后,在党和人民政府的关怀下,林秀山又复学了,他十分珍惜这失而复得的学习机会,刻苦用功。1957年,参加高考所报四个志愿中有三个都是水利专业,最后他幸运地被清华大学水利系录取了。

    谈起为什么这样钟情于水利事业,林秀山曾说,他父亲是一个机械工人,一直想象成为一名机械工程师,他这也是在圆父辈工程师的梦吧。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缘份在诱惑着他,他家在汾河边,每年发大水都要到汾河边去看水,亲眼目睹了水的任性和肆虐,更让人牵心的诱惑是黄河46个梯级的开发规划。1955年邓子恢副总理在一届人大二次会议上作了《关于根治黄河水害和开发黄河水利的综合规划的报告》,提出了要在黄河上建46个梯级工程,这极大地激发了林秀山投身水利事业建设母亲河的愿望。因此,高考报志愿时,连填三个水利专业,为他献身黄河,投身水利事业,迈出了决定命运的第一步。

    从黄河基层到黄委机关;从水工到水能、水文、水机等领域……他经历了很多,涉猎了很多,他在不停地积淀自己,丰富自己,数十年的不懈追求,终于使机遇与他不期而至

    新中国给了林秀山进入高等学府深造的机会,他如饥似渴地汲取着知识,尽情地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他在用知识充实着自己的思想,用知识来圆自己未来的梦。大学毕业后,他如愿以偿地来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母亲河畔,开始了他漫长而辉煌的治黄生涯。他先是在金堤河管理局工作,接受了“63·8”大洪水的洗礼;接着在黄委总工室搞技术情报工作,追踪高速发展的现代科技;从黄河中游规划做淤地坝组组长到天桥电站负责灌区规划;从故县水库建设到出国深造……,林秀山经历了很多,涉及了水工、水文、水能、水机、采暖通风等专业。他是学水工专业的,对水机等一些东西不熟悉,他就一边学—边干,翻译进口机组的文字材料,参加改造芬兰水轮机模型性能测试,在老同志指导下,负责天桥电站的水文水能分析,进行了溃坝计算。这些阅历,增加了他的知识面,使他日后受益匪浅,也为他能够胜任小浪底工程设计总工程师,打下坚实的基础。

    机遇总是偏爱有准备的人。林秀山这位铁骨铮铮的汉子,经过岁月的洗礼,实践的磨炼,正一步步被机遇所青睐。经考试选拔,1981年他被公派到加拿大进修,当时他是针对小浪底以高土石坝设计与施工作为进修专题有备而去的。在温哥华BC(大不列颠哥伦比亚)水电局和BC大学,他埋头学习,潜心研究,接触并了解了世界先进工程技术。在加拿大的两年使他的水利专业知识更加充实,并有了很大的提高。回国后他就参与了小浪底工程设计工作,1984年又参加了小浪底中美联合轮廓设计,1986年参加了小浪底设计任务书评估,1987年被任命为黄河小浪底水利枢纽的设计总工程师。

    对心爱的小浪底工程,由于水文、泥沙、地质条件的复杂,在无足够的经验可资借鉴的情况下,设计工作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他所面临的都是具有挑战性的课题,责任重于泰山,设计必须敢于创新,追求世界一流水准,又要符合中国实际,从节约一个锚索做起,要无愧于党和人民

    从接过这付担子那天起,林秀山就把自己交给了小浪底,他带领着的设计团队刻苦攻关,精心设计,向小浪底的挑战性难题发起了冲击。

    小浪底水库是黄河水沙调控体系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黄河中下游的控制性工程,控制着黄河近100%的泥沙和91.2%的来水,75.5亿立方米的淤沙库容可使下游20年不淤积,40.5亿立方米的防洪库容和10.5亿立方米的调水调沙库容,能够有效地起到防洪、防凌的作用。小浪底水库的建成,可大大提高黄河下游的防洪能力。此外小浪底水库投入运用,对于缓解下游工农业用水供需矛盾,提供电能等方面部发挥着巨大的作用,产生着巨大的综合效益。

    小浪底水库作用如此巨大,在设计方面也有着更高的要求。小浪底河床有70多米深的覆盖层,右岸有大滑坡体和倾倒变形体,左岸山梁单薄,地质构造复杂,只能采用堆石坝型,蓄清排浑的运用方式又造就了小浪底以隧洞泄洪为主的鲜明特点。经比较研究,隧洞群只能安排在山体单薄、地质构造复杂的左岸。对这一具有挑战性课题,林秀山带领黄委会设计院的同志迎难而上,进行了大量的地勘工作和科研试验。他们既解放思想,打破常规,又依靠科学,严谨求实,靠自己的力量攻克了道道难关,在左岸单薄山体中共设计开挖了108条各类洞室,并通过减载、排水、喷锚和抗滑桩等手段,保证了进出口开挖高边坡的稳定。

    小浪底设计工作者在无足够经验可借鉴的情况下,成功地解决了工程泥沙淤堵,流道磨蚀,高含沙水流消能,深覆盖层处理,集中布置洞室的围岩稳定,进出口高边坡稳定,水电站汛期浑水发电等—系列高难度问题。为了解决这些难题,1987年以来,他们共完成各类科学试验研究四百多项,绘制各种图纸近万张,各种文字报告材料更是不可计数。谈起设计,林秀山总是用“责任重于泰山,心境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来形容。他要求设计工作者对设计中的每个问题,图纸上的每个符号,都要严谨求实,精益求精,一方面要追求世界一流设计,另一方面又要从中国实际出发,在保证科学、合理、安全可靠的情况下,为国家和人民节约每一分钱,为党和人民交上一份优秀的答卷。他曾风趣地说过,小浪底使用的几百根锚索每个值十多万元,如果随意指点江山,那激扬的可就是人民的血汗钱。在世界坝工史上,小浪底首次将大直径导流洞改建为多组孔板消能泄洪洞,节约的不仅是三个永久泄洪洞、造价超过5亿元的工程费用,也使枢纽建筑物总体布局走出了困境;采用柔性支护的地下厂房方案,按1991年概算节约1亿元;首次在国内采用后张法无粘结预应力锚索隧洞衬砌,绝无仅有的进水塔群,大型综合消力塘,采用新型抗磨水轮机,18万移民的生产性安置,——融汇了小浪底人、也融汇了国内外许多专家的心血,使小浪底跻身于世界坝工的先进行列。

    作为小浪底工程设计总工程师和黄委设计院副院长,林秀山的担子比任何人都重,千头万绪的工作如巨浪般向林秀山排压过来,他不仅要参与工程设计方案的重大决策,还要组织协调各专业之间的工作,在工程进展的关键时期,他把办公室也搬到了工地,亲自在一线指挥作战。长期紧张无度的工作使他旧伤复发,腰间第五、六根椎骨严重滑脱,医生告诫他要尽早做手术。同志们劝他离开工地去治疗,他说什么也不肯走。这里倾注了他太多的感情和心血,他割舍不下。他说:我将近60的人了,脊椎骨脱了没啥,工程关键部位滑脱了,就无法向党和国家交待。于是,他穿起特制的铁背心,继续在工地上奔忙。

    退而不休,不断总结工程设计经验,继续为维持黄河健康生命奉献光热,随时准备迎接更加艰巨的挑战

    2001年建成以来,黄河小浪底水利枢纽发挥了重要的防洪效益、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像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中原大地,以其在治理黄河中的重要战略地位谱写了人民治黄的新篇章。

    小浪底的成就,世人有目共睹。中国工程院副脘长潘家铮说:“小浪底工程的设计,将为世界水电史做出贡献”,“小浪底的设计建设比我们预期的会更好”。党和人民也把崇高的荣誉授予了林秀山本人,1998年林秀山被河南省人民政府授予“科技功臣”荣誉称号。

    退休之后,林秀山并没有留恋于儿孙绕膝、静享晚年的天伦之乐中,他接受了单位的返聘,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花在了小浪底,花在了青年技术人员的培养上,他的小浪底之梦仍在延续……

    小浪底工程建成之后,工程的后续工作还有很多,比如工程的相关审查、技术评估、管理运行、竣工验收等方面,林秀山都十分关注,很多时候甚至夜不能寐。作为小浪底的总设计师,他太在乎自己的这件“作品”了。尤其着眼于小浪底工程的竣工验收,这几年他组织一批从小浪底摸爬滚打出来的技术骨干,有条不紊地开展工程运行分析、规程编制、科研成果汇编、工程资料归档等相关工作,积极为小浪底工程竣工验收创造良好的条件。

    为总结小浪底工程规划设计方面的经验和教训,更好地推广应用小浪底的成功经验,在小浪底建设的同时,林秀山就开始了工程的技术总结和相关专题研究工作。近年来,他任总主编的“黄河小浪底水利枢纽规划设计丛书”陆续出版发行,该套丛书从枢纽规划设计、工程规划、水库移民、安全监测、金属结构设计、环境保护、运用方式研究等多个方面对小浪底工程的设计和运行进行了深入详尽的论述,是指导水利水电工程规划设计的一套具有相当学术价值的著作。

    站在山巅上的林秀山,俯瞰雄伟的小浪底工程,自豪之情溢满全胸,他说小浪底工程是几代治黄人的梦想,是几代治黄人共同奋斗的结果。他和小浪底有隔不断的情愫,他对小浪底的未来充满希望。

    如今,尽管满头银发,年已古稀,但林秀山仍如年轻人一样,精神矍铄,步履矫健,浑身充满着活力,脸上洋溢着从容。而他的肩上又有了新的重任,他被黄河设计公司任命为南水北调西线工程项目顾问、古贤水利枢纽项目工程专家组组长,将继续为黄河治理开发做出新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