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潜心水文六十载 硕果累累馈后人——追思中国PMP/PMF大师王国
    安先生


    来源:黄河规划设计    发布日期:2019/9/1    

    2019823日,90岁的著名设计洪水专家、中国PMP/PMF大师、我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王国安先生永远离开了我们。得知先生与世长辞的消息,我们感到无比惋惜和痛心,从此之后,治黄事业永远失去了一位科研先锋,黄河设计永远失去了一位创新模范和敦厚的长者,而我们也永远失去了一位并肩奋进的战友和师长。

    先生一生求索,创新不止,笔耕不辍,著作等身,荣誉无数,三次被推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他主持出版专著3部,参编专著5部,发表论文90余篇,共计380余万字。其中,先生集毕生所学所思所为,历时27载,数易其稿,成就了鸿篇巨制--《可能最大暴雨洪水计算原理与方法》,一经问世,让"世界上从事PMP/PMF研究的广大机构""受益匪浅"

    PMP是可能最大降水的英文简称。在江河规划和水利水电工程设计中,合理确定设计洪水是首要任务。通俗地说,水库的大坝到底应该建多高,应按什么样的洪水标准设防。标准定高了,会造成经济上的浪费;低了,又会危及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因此,这个问题历来受到世界各国的重视。PMPPMF(可能最大洪水的英文简称)即是为解决这一问题而提出的一种科学计算方法。

    先生的这一著作全面系统总结了1958年以来中国在PMP/PMF方面的实践经验和研究成果,将PMP/PMF的计算方法通俗化、系统化、理论化,强调深入分析、宏观控制、合理性检查,使所得成果相对稳定,具有理论创新性和实用先进性,是一本独具中国特色的PMP/PMF专著。

    中国工程院和中国科学院的4位院士和9位著名的专家教授均给予《可能最大暴雨洪水计算原理与方法》极高评价。武汉大学的博士生导师甚至预言:"这本书将会影响几代人!"

    也正因为这部著作,先生2000年受联合国世界气象组织邀请主持修订《PMP估算手册》,从而成为主持修订WMOPMP估算手册》的首位中国人。

    2004年,WMO在加拿大柏灵顿组织召开国际会议,审查先生提交的《PMP估算手册》第三版送审稿。来自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巴基斯坦和阿根廷的专家认为,将PMP方法类型分为直接型和间接型不是很妥当,并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彼时,中国在该领域的研究时间和成果积累远远少于与会国家。面对质疑,先生毫不怯场,沉着应对。

    他先用"矛盾论"切题,提出自然科学的分类要抓主要矛盾,后用"人只能分为男人与女人两类"的类比来破题,指出分类并没有偏重,深入浅出地化解争论。

    这就是先生,基础研究扎实,思维敏锐,永远对中国技术和中国文化无比自信。

    也正是这种自信,让他多次在国际大会上博得了与会专家的肯定和尊重,成功引领中国的PMP/PMF走向世界。

    先生的一生经历了中国水利事业大发展的黄金时代,经历了人民治黄70年的重要时期,为中国水利事业和治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他开辟了黄河流域PMP研究。先生的PMP研究生涯始于1955年,与此同时开始的还有先生对水文科学研究的浓厚兴趣。

    1955年,先生25岁,刚从四川大学水利系毕业一年,作为黄河水利委员会的技术干部被保送到华东水利学院(今河海大学)水文系研究生班学习。期间,先生学习了前苏联专家"如何用频率分析法计算设计洪水",这是他首次接触PMP技术。

    正是这次"触电",让先生觉得"水文科学尚处于发展阶段,未知领域很多,值得我们去探索研究。"并认识到"在探索中一旦认识了某些规律以后,不但是对自然科学的推进,对自己也是一种乐趣。"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先生把水文科学研究作为"一种乐趣",毕生孜孜以求。回到黄河上工作后,先生一直从事设计洪水研究,使用的方法是前苏联的频率分析法。但实践证明,这种方法局限性较大,而美国从20世纪30年代采用的水文气象法,可能更适合黄河这条特殊的河流。

    一个大胆的念头,在他心头萌生--他要在黄河上首先开展PMP研究。

    于是,先生带领一批技术骨干夜以继日地钻研PMP的各种方法,并成功找出了两种方法的契合点,将它们融会贯通,创造性地提出了一套独具中国特色的PMP分析计算方法,并在黄河三花间(三门峡至花园口区间)暴雨洪水实际研究中取得成功。

    这一全新理论引起了水利部专家陈家琦、叶永毅的高度重视,全国许多单位都开始学习。最值得一提的是,这项研究成果为日后世纪工程小浪底的上马提供了重要的依据。

    19758月,淮河上游发生特大暴雨,板桥、石漫滩等水库垮坝,造成惨重损失。水利行业在反思时认为主要原因是"水库(防洪)安全标准偏低",提出引入水文气象法计算水库(防洪)安全标准。然而,如果以PMP/PMF作为保坝标准,全国已建的8.64多万座水库中80%将被认定为病险库,除险加固费用将远远超出当时的国力。

    先生对此事一直忧心忡忡,他决心要找出问题的症结。

    经过潜心研究后,先生发现"在设计洪水计算上,若照搬前苏联规范,则万年一遇洪水偏大,并提出人为规定可能最大洪水要大于万年一遇洪水不妥。"他先后编写了14篇文章,反复阐述在现行规范中所存在的问题、产生的原因,并3次上书建议修改规范。

    天道酬勤,最终在1994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防洪标准》中,采纳了先生的建议,取消了PMF必须大于万年一遇洪水的规定,并缩小了PMP/PMF的使用范围。

    自此,中国的PMP/PMF工作步入了健康发展的道路。

    先生一生热爱学习,退休后仍坚持学习、工作,积极发挥余热。他时时牵挂着设计院的生产项目,特别是近十多年来我院承担了大量亚、非、拉美等国家的国际水电项目,他利用参与较多国际交流的优势,收集了大量国外水文、气象资料,并开创性地提出 "无资料地区洪水估算方法--K因子法"。这个方法,在吉布洛电站、CCS水电站、苏阿皮蒂电站等多个国际工程的暴雨洪水计算中得到了应用,有效解决了水文气象资料缺乏的问题。

    不仅如此,先生将自己毕生的研究精华倾囊传授,为年轻人才的培养做出了巨大贡献。他曾笑称,"与年轻人在一起,我能从他们那里接收新鲜思想,有利于我保持年轻心态,这是长寿的秘方,真是益寿延年! "

    先生平日生活俭朴,但志趣高雅。他的客厅,曾经摆放满了大大小小从各地收藏的奇石。在80寿辰之际,他主动提出将历年精心收藏的236块黄河奇石全部无偿捐赠给黄河博物馆。经专家鉴定,先生的捐赠品文化内涵丰富,观赏和收藏价值颇高,为人们了解黄河文化以及黄河流域的地质演化提供了很好的实物标本。2017年,先生又将自己从事治黄事业六十余载积累的宝贵资料及专业书籍全部捐赠给院档案馆永久珍藏,为丰富馆藏增添了"法宝"

    人生在世,来去匆匆,就像行进在生命的轨道上,有起点就有终点,但生命的价值却各不相同。

    先生把毕生所学、所创,传承后人,为中国水利和治黄事业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先生把毕生所爱、所藏,无私捐献,留给人们一笔丰硕的物质和文化财富。

    这样的高尚情怀,无不令人钦佩!

    斯人已逝,精神永存!

    当前,正值我院全面深化内部改革、强力推进重大项目实施、系统提升技术能力的关键时期,我们要大力学习和弘扬王国安先生坚定科研信念,不懈追求理想,潜心钻研学术,锐意科技创新,以及不计个人得失,甘于把毕生心血都奉献给治黄事业的精神,解放思想,敢于突破,做治黄事业的奋斗者,全力攻克西线、古贤、黄河下游生态廊道、TBM关键技术研究中的难题,去填补空白,去探索未知,去勘测新路,为黄河的保护和治理贡献智慧和力量,为黄河设计又快又好发展接续奋斗!